多国10年期国债现负利率 风险有多大?

吉凯财经网:大盘2016-06-20 14:15:31

6月14日,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降至-0.001%,这是自魏玛共和国以来首次出现这种行情。6月17日,瑞士3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-0.057%,至此瑞士所有国债收益率皆为负。日本10年国债收益率早已沦陷,5年期、20年期、30年期均创新低。

半个月前的数据显示,全球范围内,负利率国债体量超过10万亿美元,经此轮推波助澜,负利率国债水位大涨。

究竟该怎么理解负利率现象呢?简单地说,买国债要倒贴钱。为什么金融机构这么傻呢?理性地看,相较于其他资产,国债虽然贴钱,但是,是贴得最少的,货币、股票、大宗商品收益率或更低;非理性因素,国债市场或许出现博傻行为,大家都坚信市场存在“最后接盘人”。

一旦博傻情绪漫延、高涨,最安全也许就是最不安全。

目前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跌破1.6%,投资顾问公司Harvest Volatility Management的合伙人、资深期权市场投资者Dennis Davitt表示,如果德国和全球其他国家的利率在负值区域进一步下滑,就可能看到美国的负利率,“这变成一个数字接龙游戏,谁也不知道那条线要划到哪里?”

由于近段时间金融市场风险聚集,国债疯狂行情还不会戛然而止,可是,一旦相关风险因素解除预警,利率上扬,届时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估计,单单美国国债,若收益率意外升1个百分点,就可能引爆1万亿美元的损失,比金融海啸期间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(MBS)产生的损失金额还要严重。

国债市场咋了

6月14日,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首见负利率;截至6月17日发稿,瑞士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穿零;美国10年期国债实际收益率已趋近于零;截至6月10日,摩根大通公债指数中,收益率为负的国债已达到8.3万亿美元

国债市场“发烫”的一个重要时点是6月14日,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首见负利率。

自上世纪70年代德国央行树立无其他发达国家高通胀问题的威名开始,德国国债一直都是国际金融市场的热门避险资产。

2008年后,全球范围超级量化宽松,发达国家政府国债收益率过去一年直落,德国国债收益率也未能幸免。2015年初,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差一点跌入负值,但因欧洲信用市场出现一轮崩盘,导致收益率全面飙涨,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在随后不到2个月内,急涨至1%。

2016年出,欧洲经济形势依然不明朗,全球央行货币政策背离现象明显,德国国债收益率重拾跌势。德国商业银行发布研究报告指出,目前流通在外的德国国债有将近七成收益率低于-0.4%。

部分分析师认为,随着国债价格夏季持续上涨,德国国债收益率还会进一步走低,法巴银行分析师发布研究报告指出:“自2004年以来德国国债在夏季都是走多头格局,今年应该也不例外。”

不仅是德国国债,日本、瑞士、美国国债收益率均下滑。

同德国类似,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6月16日约下滑1.5个基点至-0.210%、创历史新低纪录,2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下滑2个基点至历史低0.120%,而3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下跌2个基点至0.190%,也是历史最低。

截至6月17日发稿,瑞士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穿零,为-0.057%;而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亦跌至0.5%以下,为14个月来首次。美银美林(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)的数据显示,全球国债平均收益率已降至0.67%,创史上最低纪录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市场上负收益率国债充斥,逼使投资人转向其他目标,尤其是收益率相对仍高的美国国债,这些需求也会进一步打压美债收益率。6月17日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2012年8月来最低,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降至2015年2月来最低;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亦跌至2月12日以来最低,5年期国债收益率则降至2月11日来最低。

Dennis Davitt在接受专访时认为,假如德国等其他国家的国债收益率转负的程度持续加深,那么,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早晚也会转为负值。

根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最新公布的数据,德国的通胀已经微幅转负,日本则已面临通缩困境,而美国去年度(截至4月底为止)的通胀率则还有1.1%。Manhattan Venture Partners首席经济学家Max Wolff在接受CNBC专访时表示,考虑到通胀因素,美国国债的实质利率其实早已转负,只是名目利率还未如此。

目前,负利率国债体量有多大呢?

评级机构惠誉统计,截至5月31日,全球负利率国债总额达到10.4万亿美元,较4月25日统计的9.9万亿美元增加5%,是史上首次。

10.4万亿美元国债当中有7.3万亿美元属于长期国债,其余3.1万亿美元属于短期国债。

这些负利率国债分别来自14个国家,其中以日本政府发行的总额最高,其次还包括意大利、德国及法国。

惠誉分析师葛罗斯曼(Robert Grossman)表示:“日本及意大利央行发行的大批国债收益率降至负数,是促成5月全球负利率国债总额大涨的主要推手。”

另一项来自摩根大通的统计显示,截至6月10日,摩根大通公债指数中,收益率为负的国债已达到8.3万亿美元,相当于整体指数的31%。该行在发给客户的报告中称,其中日本占到了64%(5.3万亿美元),欧洲占比升至36%(3万亿美元),高于两周前的34%。

为什么这样

第一,2008年以来,全球央行“印钞”12.3万亿美元、降息654次,国债市场供给面异常宽松;第二,欧盟规定令债券市场从不缺乏接盘者;第三,避险情绪升温,令金融机构趋之若鹜。

为什么国债市场会有如此大的需求?

首先,供给环境非常宽松。

面对如此局面,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、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、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都有“功劳”。

自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以来,全球央行“印钞”12.3万亿美元、降息654次。仅美联储在这一时期内实施的量化宽松规模为3.7万亿美元,这使得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达到4.5万亿美元。这些政策的结果却是,发达经济体增速至今不超过2%,通胀一直低于目标水平;但是债务问题不但没解决而且迅速膨胀。

“当前历史性的低利率归咎于量化宽松、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,所有这些导致了投资者如今正在经历的惊人历史。”美银美林(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)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特奈特(Michael Hartnett)说,“当前的借贷成本比古埃及第一王朝时代、拿破仑时代、亚历山大·汉密尔顿时代和1929年大萧条时代都要低。”

其次,欧盟的新规让国债不缺接盘者。

欧元区各国央行近来提高政府国债法规门槛。欧洲巴塞尔协议III规定,欧洲银行在资产负债表上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国债,等于是银行会被迫购入这些资产,因此无论收益率跌得多低,国债市场还是有基本买盘。据彭博资料,大量持有负利率债券的投资者包括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 (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)、黑石投资管理公司(BlackRock)、德国资产管理公司(Deutsche Asset)等。

再者,金融机构的避险情绪重。

惠誉分析师葛罗斯曼表示:“全球投资人追求投资回报率及优质债券的心态同样左右收益率走向。”

全球经济放缓,陷入通缩危机,当投资者预期衰退持续,大国国债作为避险天堂,将成资金流向的首选。

譬如美、日两国国债即受投资者热捧,贪其雄厚资源以及国际货币地位。欧洲央行扩大购债规模,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,均加重了投资人的避险心理。

对银行来说,如果把钱存在央行的利息损失高于持有负收益率国债的利息损失,不如把多余资金都拿去买负收益率国债,至少可以降低利息支出、少亏一点。

风险有多大

第一,国债收益率变成负值,对于须取得报酬弥补入不敷出资金缺口的保险公司与退休基金而言,冲击尤其大;第二,若国债收益率若意外升高1个百分点,仅美国国债市场就可能引爆1万亿美元的损失

面对如此局面,德拉吉不得不“打圆场”,债券市场必须“习惯”超低利率时代的大幅波动。

德国联邦债务总署发言人“帮腔”,债券货源充足,现在还能交易,“总体债务的管理策略着眼于长期,因此绝对收益率水平只是暂时性的,我们追求长期平衡”。

从当前市场环境看,今年国债收益率显著上升的理由不够充分。一些交易员和基金经理认为,当前经济增长乏力,通胀保持在低位,同时全球央行正在大举购买公司债和国债,收益率仍处于明确的下行轨道。

不过,已有分析师提出警告,目前买进国债似已不具避险价值。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一些基金经理表示,一次意外事件就可以引起国债市场踩踏式出逃。

MarketWatch报道,牛津经济研究所 的首席欧洲经济学家詹姆斯·尼克松(James Nixon)于6月10日公布的报告中指出,债券收益率已出现重大修正的风险,并自欧盟开始引爆。

这一看法与“债券天王”葛洛斯(Bill Gross)不谋而合。葛洛斯警告称,导致大量债券收益率降到负值的央行政策最终将引火自焚,“全球债券收益率处于500年历史上最低水平,这是总有一天会爆炸的超新星”。

詹姆斯表示,近来国债走势并未反映出绝大多数的经济增长与通胀数据。在基本面改善下,国债并无法维持当前走势太久。

詹姆斯指出,若国际油价维持当前水平,通膨率最快将于明年第一季就达接近 2% 。同时,德国最新公布的劳动成本数据,也呈现出3年来最快的步调,而法国就业市场也可望出现回温。

负收益率国债倘若未来止跌回升,即使只是小幅攀升,都可能让投资人付出惨重代价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最近估计,美国国债收益率若意外升高1个百分点,就可能引爆1万亿美元的损失,比金融海啸期间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(MBS)产生的损失金额还要严重。

另一个危机是负利率国债导致退休金持续亏损,甚至出现缺口。

惠誉警告,国债收益率变成负值,这种昔日难以想象的情景正对保险公司、银行、退休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造成广泛影响。分析师说,对于须取得报酬弥补入不敷出资金缺口的保险公司与退休基金而言,冲击尤其大。

花旗估计,英国和美国企业的退休金缺口达5200亿美元,已开发国家的公共退休基金约短少78万亿美元。债券收益率走低、甚至降到负值,使这些赤字更恶化。

惠誉报告的执笔者之一、曾任美国政府退休金保护机构主管的米拉德写道:“退休金不足额是一枚正在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。”他认为,现在亡羊补牢还来得及,只怕当局要等到危机爆发才来处理。

相关阅读